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秦风网 搜索:
WAP手机西岳清风网
家风败坏 公安局长夫妻走上贪腐路
发布时间:2020-10-14 09:25:31

文树忠,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区长,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此前曾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醴陵市公安局局长等职。2019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株洲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2020年8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审查调查人员说,如果文树忠显露贪财的苗头时,妻子胡冉能将不义之财拒之门外,他可能不会在贪腐的泥潭陷得如此之深;可惜,身为党员干部的胡冉没选择做贤内助,而是与丈夫一同上演了贪腐“夫妻二人转”。

2003年,涉黑涉恶团伙头目许爱明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出面帮其协调银行贷款。为感谢文树忠,当年胡冉买房交首付款时,许爱明送给胡冉5万元现金。

这是胡冉第一次收钱,面对巨款,当她诚惶诚恐地告诉文树忠时,文树忠却说“没事,收下”,也由此默许纵容了妻子胡冉收钱。

从此之后,文树忠每每回家将自己收受的红包礼金甚至贿赂款交给胡冉时,胡冉关心的不是钱的来路,而是问“怎么这次这么多?”

“文树忠给我多少钱,我就收多少钱。后来他给的钱越来越多,我觉得钱存在自己账户里不好,怕万一组织因为什么事情追查起来,问钱从哪里来的,自己不好回答。”胡冉说,她用自己母亲、姐姐等亲属的身份证去开银行卡,用来存放这些来路不正的钱。

长期面对来得如此轻松且数额巨大的不义之财,胡冉并不甘心只做“保管员”。

“她在我们店里是绝对的1号VIP客户,消费了几百万。”株洲市某美容连锁会所老板陈某说,2014年至2019年间,胡冉在他们店里美容时,一次性刷卡十几二十万元眼都不眨,最多的一次个人消费直接刷了67万多元。

“从头到脚,全身但凡能做美容的地方她都做了,有些项目还是从香港派专人带设备上门服务的。”该店服务员说。

在文树忠贪腐的道路上,由于妻子胡冉的大肆挥霍,一步步地将他推向腐败的万丈深渊。“我一次次带着炫耀的心情将收受的钱交给胡冉,胡冉明知这些钱来路不正,但也收得高兴。”面对夫妻双双被审查调查,文树忠悔悟说:“回头想想,钱收得再多也没用,我们现在什么都没了。”

文树忠在忏悔书中写出了他之前对退休之后还能享受奢靡生活、享有权力余热的想法和做法:“我刻意培植亲信,想在退休之后还能‘说话有人听,喝酒有人敬’。”

“培植亲信”只不过是文树忠卖官的另一种说法而已。较早之前,文树忠就知道外界有关于他任人唯亲、用人唯钱的传言,为了既把自己包装成廉洁公正的形象,又让亲信成功上位,文树忠可谓煞费苦心。

文树忠向专案组交代,在2010年初,醴陵市公安局新组建了巡特警大队,他有意让时任板杉派出所教导员唐某担任该大队队长,因担心“用人不公”的传言,他专门制造机会让唐某上位。他说:“我知道他口才好,就特意办了一次竞争上岗演讲比赛,并提前要他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准备充分,唐某获得演讲比赛第一名,文树忠顺势在局党委会上提出按照比赛名次确定巡特警大队队长人选,唐某如愿以偿。而背后,唐某采用细水长流的方式送给文树忠16万余元。

其实,在给文树忠送钱的人当中不乏有能力之人,甚至有些是曾多次立功受奖的优秀民警。但在当时文树忠任基层公安局一把手期间,由于他的贪婪,一些民警为获得提拔重用不得不用钱铺路。

在文树忠手写十余页的行贿人员名单当中,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就有80多人,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所队长、普通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对象。

“我把干部任用当做生财之道,想方设法让提拔重用的下属对我感恩、给我送钱,用组织赋予的权力来兑换成个人的利益。”文树忠说。

能力不行、口碑不好的,送钱就能提拔;能力突出、立功受奖的,送钱才能提拔。文树忠在担任县级公安局长的18年里,靠卖官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中国纪检监察报)

[ 打印 || 关闭 ]